第一百六十七章 鄜州(1 / 2)

顽贼 夺鹿侯 2184 字 10天前

[

最新网址:www.xs.l</p>延川县南河塬。

旱作梯田上的百姓撑着农具引颈遥望,不远处方圆百步的塬上,立了数不清的箭靶铳靶,狮子营的家丁骑兵正在操练。

呜呜的角声响起。

韩世友翻上坐骑,牵两匹战马向前自踱步加速奔驰,在马背上依次做出藏身左蹬、藏身右蹬,奔驰换马的动作。

而后当战马奔驰过一条锅底灰抹出的线,他飞身搭箭,张弓远远地朝前方靶子放去,那是一块立在塬尽头,距离六十步的箭靶。

羽箭还在空中飞驰,他已经再度张弓相左,朝二十步外的箭靶放出一箭,伴着羽箭正中靶心哚地一声,弓已换在右手,再度开弓放向右侧二十步的靶子。

依次完成这三箭,插弓归囊,战马减速,翻上另一匹战马,挺起骑矛向左,挑飞草靶上的头盔,再度右刺,把长矛扎在草靶胸口。

最后抽出马刀,横在身侧,将最后一块草靶切成两段。

随后驰过最后十步距离,在塬尽头的箭靶上取下那支打在红心旁两寸的箭。

一连串战术动作令人眼花缭乱,后面的家丁骑兵大声叫好。

旱作梯田上的务农百姓,则各个露出看见天神下凡般的神情。

有父亲教训儿子:“看见了么,就你学了点舞枪弄棒就想进狮子营,人家那是啥本事嘛?”

光着膀子身体结实的儿子仰脖儿看得合不拢嘴,低头看了看手里铁锨,翻地翻得更有精神了。

俗话说夏日出在犁沟里,五月底的小暑已过,陕北的百姓是受苦人,要赶在糜子发黄之前,顶星背月把麦地翻犁几次,在白露前后抢墒播种。

等种完了麦子,没个歇息时日就要割糜子、收谷子、摘豆子、拾棉花、拔黑豆、倒芝麻,并把一些作物晒、碾、打、扬。

秋收后还要继续翻田整地,一直忙到立冬。

即使在冬季,能真正歇息的人也不多,还有砍柴火或进山挖煤,取够家里半年的用度。

但这里不是关中,没有旱涝保收的活计,一场时日不对的寒、一场难以保墒的旱,就能让他们辛苦半年的生计打水漂。

可是就算再苦,农家百姓也还是要把事干下去,哪怕一亩地就收那几十斤粮。

另一座山塬上的家丁右队操练,就没这么强的观赏性了。

但那边技艺不足,能用声势来凑。

五十骑分做五队,一队队奔驰向前,他们的靶子是一大片四方麦秸堆,中间齐胸位置固定了一条尺高的木板。

马队在麦秸堆前百步距离完成提速、奔驰、减速,马蹄压着八步灰线转弯,个个伸展手臂,端佛朗机手铳向靶子放去。

一排淡淡的硝烟升起,他们转弯向后奔走,路上重新把被火药震掉的火绳接上,取下子铳重新安装。

随后另一队重复这个动作,待整队完成射击,钟豹在靶前细细数着,然后高喊一声:“中三十八铳!”

然后整队检查打完的子铳,肯定有人没打中,但没打中的难以分辨出来。

也肯定有人铳没发火,这个好分辨,就把他们被拎出来挨训,训完再结成小队去跑马射击。

剩下的人清理铳膛,收拾好手上的铳,就在马背上练习奔走。

他们过去不一定都是弓马娴熟的骑兵。

刘狮子会因为各种理由把人选进家丁队。

比如在这场仗里受伤了,伤势不严重,但短时间影响战斗力,下场仗别人还要继续打,怕他死了,就先放进家丁队。

等伤愈之后,这人还想留在狮子身边,那就在家丁队里呆着了。

所以有些人的骑术水平,是骑骡子练出来的,这些人都在右队。

甚至还有樊三郎这种。

樊三郎已经连着俩月没挨过床了,打从狮子营进驻延川,她每天夜里都趴在不同的骡子背上睡觉。

这是狮子营的专项训练,各哨每天都会挑一些人巡夜,巡夜的队伍会分成两队,一队骑骡子在山道上转悠,另一队骑骡子跟着他们睡觉。

别人是五天才在骡子背上睡一宿,樊三郎被刘狮子安排天天在骡子背上颠。

别人能睡着,她睡不着,每天巡夜都是看着别人趴在骡子上睡觉,身子从左边往下歪,一点一点眼看着他快掉下去了,嘿,突然身体就又正了回去,然后一点一点往右边歪。

樊三郎不一样,她实在困得不行眯一会,身子开始往左边歪,然后就真的掉下去了。

人送外号磕头三郎。

上个月,她的工作几乎就是每天站着打盹儿、坐着打盹儿、吃饭打盹儿、挥刀打盹儿、射箭打盹儿、放铳打盹儿,以及在骡子背上摔下去。

而且还是不同的骡子背,因为刘狮子说骡子也要睡觉,不能天天陪着你在山里逛。

合着所有东西都需要睡觉,就只有她不需要。

这个月樊三郎的情况稍好了一些,技艺上没啥长进,但身体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睡着。

比方说现在。

卧虎山的百姓夏收时人手不够,从狮子营借了些人帮忙,如今麦子碾成面,百姓欢欢喜喜的运了口猪、带着白面来了狮子营。

刘狮子一看百姓这么热情,他也不能小气呀,干脆把全村百姓都叫过来,宰了匹跛子马,白面做饼,招呼曾经去卧虎山帮忙的战辅兵跟百姓好好吃了一顿。

这也是千金买马骨,不用跟战辅兵说要帮助百姓,但有人做了这事,刘狮子就让他得好处,以后人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

席间刘狮子让樊三郎回军帐给他拿点东西,等饭都吃完了还没拿回来。

回军帐一看,樊三郎在榻上盘腿、背朝外坐着,头盔在脊梁上,脑袋在身子前边,以向帐布行大礼的姿势,整个人蜷成一小坨,轻轻打着呼噜。

睡着了。

刘承宗抬手挠挠脸,不禁莞尔。

他上次见人这么睡着,还是十六一脑袋扎在鱼河堡的马厩里。

看得他不禁纳闷,在骡子背上睡个觉就这么难吗?

骡子多稳啊!

刘承宗没打扰樊三郎睡觉,干脆返身出帐,去各哨走走。

他心里有个打算,打算把樊三郎找个地方放着,她就不是个当兵的材料。

当兵苦,可是当流动的农民军更苦。

而在狮子营,比农民军还要苦得多。